Chinese Version   ||   Type   ||   Login

苏雪林为胡适辩诬(C)

[ Taiping ] - [ 2016-10-26 12:19:36 ]


皖南出现了两位文化名人,一个是绩溪县的胡适之,一个是太平县(今黄山区)的苏雪林。苏雪林曾经说过:“我最尊敬的文化人就是胡适”。苏雪林一直敬慕其师长胡适之,也不容他人对恩师攻击污蔑。看到石楠的这篇《苏雪林为胡适辩诬》的文章之后,《徽州地理》编者雅然更加认定:苏雪林当年之所以反对鲁迅,与鲁迅曾经攻击胡适不无关系。胡适于1962年2月24日猝逝台湾,苏雪林获悉后,眼泪夺眶而出。悲痛万分的苏雪林和着泪水写出《冷雨凄风哭大师》等好几篇悼文、编了一本《眼泪的海》来悼念胡适之。苏对胡的敬重仰慕由此可见一斑。时过二十年,自称胡适及门弟子而名扬海内外的唐某竟著文糟蹋其师。她怒不可遏,立即挥笔写出《犹大之吻》一书来打抱不平,还出资为胡适造了个半身铜像。此时,她已年近九旬,仍有这等强烈的正义感和超常的执行力,不愧是位才女和奇人。

——《徽州地理》编者雅然按语

(四)

苏雪林希望《犹大之吻》能为更多读者读到,因为台北是台湾政治文化经济中心,传播广、传播快、影响大,她就想在台北的大报上连载,以便更好地消除唐著对胡适的影响。全稿完成后,她就给几家大报的编者写信,把她完成这部作品的信息告诉他们,希望他们能主动索稿。让她寒心的是,他们对她的“正义的火气”褒奖了一番后,以文稿太长为借口,拒绝刊用。她当然明白他们的真实心理,不愿为她这篇檄文得罪正走红文坛的唐德刚和他的朋友们。她在感慨一番后,也理解了。不能在台北与读者见面,就退而求其次,只要能刊出来,就能传播,对胡适在九泉之下,也是个安慰。于是,她就写信给台南发行的《台湾新闻报》副刊《西子湾》主编魏端。


苏雪林为胡适辩诬(C) - 徽州地理

魏端在当天收到的邮件中,一眼就认出苏雪林别具一格的笔迹,那是他非常熟悉的字,不算美,有点儿向一边倾斜,但遒劲有力,力透纸背。他就挑出来先看。不是文稿,是告知他,她完成了一篇大文章,并简要地介绍了内容提要。他不由暗自一喜,收起信,就往苏雪林家来了。

“苏先生”,他站在她书斋门口唤了她一声,“你的信我刚刚收到。” 她的耳朵不灵。仍埋头书上,女工走到她边上,碰了碰她,大声说:“来客人了。” 她这才从书上抬起头问:“谁呀?”

魏端走到了她跟前,微笑着,她认出了他:“啊,是端木赐先生来了,快请坐。” 端木赐是魏端的笔名,他坐下后,放大音量,把嘴对着她的耳朵说:“你的信我刚刚收到。我是奔你这部大作来的。你愿意交我们的《西子湾》连载吗?”


她从茶几上拿起助听器,戴上说:“你不害怕吗?” “怕什么?” 魏端看着她的眼睛回答,“您都敢写,我还怕刊发!”


苏雪林为胡适辩诬(C) - 徽州地理

【 苏雪林在其故乡太平县(今黄山区) 永丰乡岭下村的铜像 】


“可有人怕呀!” 她喟然一声长叹,“如今哪,文坛风气大变样了啊,没有几个人有正义感了呢!” 她说了她本来的希望和想法,“我想在台北的报上首刊,传播起来比台南要快,影响也要大一些。我希望我的吼声能早些让那些攻击胡大师的人听到,更希望那些以唐某歪书为实录的人知道,那是胡说,是诽谤,可是……” 她坦诚地说了她的希望未能如愿:“从前他们可是抢我的稿子呢!我诚然成了一个落伍过气的作家了,我的作品他们不屑问津了,世态炎凉至此,我能有什么话说!” 她从茶几上拿起一包长寿烟,先抽一支递给他,再抽出一支含到嘴上,打着打火机,点上,猛吸一口,重重地吐出来,“唯有你对我一如既往,我很感激你哪!”

“苏先生,您快别这么说。” 魏端急切地说,“您给我稿子,是对我们报纸的支持和厚爱呢,您这样的著名学者资深作家,能给我们报写稿,这是抬举我们,我们报从上到下,都以能组到您的大作而深感荣幸,要说感激的只能是我们。”


苏雪林为胡适辩诬(C) - 徽州地理

魏端拿走稿子的第三天,《犹大之吻》在《台湾新闻报》副刊《西子湾》上开始连载。这个题目很醒目,文章又吸引人,只要读了开头,就想继续读下去。影响逐渐扩展开去,文艺界、学术界也在悄悄传播着她讨伐唐德刚的消息,很多人都想看《台湾新闻报》,想先睹她是如何骂唐的。《台湾新闻报》只得加印。连载未完,台北的文镜文化有限公司就与她联系,要出版《犹大之吻》,这正是她希望的。既然有人愿意把它出版成书,她就把10多年前写的《评〈胡适评传〉》一文也收了进去,作为附录,印在后面。她把出版权给了文镜。连载刚完,书也出来了。编者在该书扉页上这样写道:“唐德刚的《胡适杂忆》一书,对胡适的评述颇多失实之处。本书作者苏雪林教授八秩高龄,基于对胡适的敬仰,特撰本书,根据翔实的资料,做了最严正的辩驳。全书包括《胡适的博士学位问题》、《胡适任北大教授与假冒祖宗事件》、《胡适留美时的女友》、《胡适的婚姻》等八章,并附《评〈胡适评传〉》一篇。义正辞严,凛然春秋之笔。文笔轻松活泼,令人读之欲罢不能。诚为作者晚年杰构,读者当以先睹为快。”


(全文终)


本文最初发表于《江淮文史》2006年第6期,
作者石楠系中国作家协会全国委员会委员,安徽省作家协会副主席

《徽州地理》特予转载,并向石楠副主席致谢

 

 

Articles and photos on our website cannot be copied, distributed, displayed, modified, posted on a Web site, or transmitted or used for any public or commercial purpose without prior permission of HuiGeo.net.

Permission to use any portions of these materials in any manner including posting any portions on a Web site must be obtained by contacting HuiGeo.net at 86-186-0559-8815 or 86-189-0559-1923.

Copyright © 2017, huigeo.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