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Version   ||   Type   ||   Login

苏雪林为胡适辩诬(B)

[ Taiping ] - [ 2016-10-25 12:37:07 ]


皖南出现了两位文化名人,一个是绩溪县的胡适之,一个是太平县(今黄山区)的苏雪林。苏雪林曾经说过:“我最尊敬的文化人就是胡适”。苏雪林一直敬慕其师长胡适之,也不容他人对恩师攻击污蔑。看到石楠的这篇《苏雪林为胡适辩诬》的文章之后,《徽州地理》编者雅然更加认定:苏雪林当年之所以反对鲁迅,与鲁迅曾经攻击胡适不无关系。胡适于1962年2月24日猝逝台湾,苏雪林获悉后,眼泪夺眶而出。悲痛万分的苏雪林和着泪水写出《冷雨凄风哭大师》等好几篇悼文、编了一本《眼泪的海》来悼念胡适之。苏对胡的敬重仰慕由此可见一斑。时过二十年,自称胡适及门弟子而名扬海内外的唐某竟著文糟蹋其师。她怒不可遏,立即挥笔写出《犹大之吻》一书来打抱不平,还出资为胡适造了个半身铜像。此时,她已年近九旬,仍有这等强烈的正义感和超常的执行力,不愧是位才女和奇人。

——《徽州地理》编者雅然按语

(三)

1982年的春节,是侄儿们来陪她过的。孩子们一走,拜年的人络绎不绝。初八那天,她在师大的朋友苏淑年来了,给她带来了传记文学出版社刚刚出版的唐德刚的《胡适杂忆》和《胡适口述自传》。苏雪林非常高兴地说:“太好了,免得我案头堆一堆刊物,我好一条条来批驳他了。” 她拉着朋友的手一同坐下,说: “我跟你说说那个卖师求荣的犹大。我从胡先生的日记和书信中得悉,胡先生在美国的时候,因为姓唐的是他同乡,又因为唐常在他门下走动,胡先生对他真是关爱备至。胡先生一向爱护提携青年,在哥伦比亚大学兼任图书馆中文管理主任的时候,见姓唐的像个可造之才,对他倍加爱护,推荐他到图书馆任职。还给唐和唐的朋友们办的白马诗社帮忙,给他们捧场、撰稿。哥大成立了一个中国口述历史学部,胡先生为让他得到一笔优厚的报酬,不惜耗用几个月的时间,用英语口述他的自传,让唐德刚录音编写。胡先生审阅过唐编写的英文口述自传,认为不错。他却在英译汉中,以注译手段,把它糟蹋得面目全非。更可气的还是那本杂忆,颠倒黑白,造谣诬蔑胡大师。听江冬秀师母说,她更是把他视作自己的亲子侄对待,妙了个家乡菜,也要打电话把他请来共享,她总是叫他 ‘胡适最好的后学’ 、‘胡适的小朋友’ ,他在胡家,像在自家一样。可这个狼心狗肺的人,为了迎合时尚,为了取悦今人,为了荣耀和利益,就踩着胡先生的脊背往上爬。你看看那些评论,竟然把他捧成了当今独树一帜的散文家了!”


苏雪林为胡适辩诬(B) - 徽州地理

“我正读胡先生年谱,我已拟好了反驳唐氏的提纲。” 她起身从书案上拿出提纲,总题目为《犹大之吻》, 下面有八项子目:

一、胡适的博士学位问题;
二、胡适任教北大与假冒祖宗事件;
三、胡适留美时的女友;
四、胡适的婚姻;
五、胡适与乾嘉学派及赫青黎、杜威;
六、唐某眼中胡适的学问和行藏;
七、唐某眼中的胡适文学革命事业;
八、唐某侮辱先贤劣行的总述。

朋友走后她开始着手写《犹大之吻》一书。

她也以序言开篇。在写第一篇《胡适的博士学位问题》之前,写了个《引言》。她开笔就说,唐德刚所著《胡适杂忆》发表于《传记文学》是两年前的事,现已结集成书了,现在才来写读后感,岂不太迟了? 接着她说了两个迟至今日才动笔写这篇文章的原因:一为她年迈体衰,尽管满腔义愤,但要为胡适辩诬是个艰苦的大工程,总有种力不从心之感; 其二者,唐著胡适假博士问题一出,她就给胡适几位老友写信,请他们出面辩驳。可受信人皆是八九十岁的老人,又都体衰多病,虽答应查究,却没有下文,不久,又都相继去世。胡适鼎盛之时,热烈拥护胡适者,今日一提为其辩诬,便摇手敬谢,害怕是非沾染到他们身上。也有人说,唐某乃一狂人,他撰此 “歪书”,用意在于贬损大师来抬高自己,与以前某文化太保所为,动机相类,与这种人计较,不值!“ 我虽呼吁多人,无非白费精神……唐某的歪书,虽毫无价值,但天下以耳为目,及读书不求甚解的人太多,竟有许多人誉为杰构,争相传诵……可恶的是他十分卑鄙,利用死人不能说话,竟无中生有,随便造谣,含沙射影,恣意诬蔑。” 虽然 “有人说唐书虚诬及欠缺诸点,已有他朋友夏志清在《传记文学》上为之更正,也有人在报纸副刊上有所提及……岂非多此一举?……关于胡大师哥大博士问题及冒认绩溪三胡祖宗的事,诚然有人谈到,但都是轻描淡写,三言两语,而且对于始作俑者却从无一辞之谴责。甚至连他的姓名也不敢提出,好像这种人有什么可怕的背景,轻易侵犯不得的光景……但看今日胡适假博士仍喧腾众口,把唐某那本歪书,当做胡大师最真切行状者,仍比比皆是……我们这一辈曾亲历过大师风范,审悉大师行藏,对大师学术思想有了解……那此不学无术的后生小子,本来视大师为三代以上人,对唐某这一谤书秽史,定必信为实录,则对胡大师抱何等观感,真不堪想象了。” “我生性耿直,见不得人间不平事。尤其见了为某种阴险的政治及其他方面的企图,颠倒是非,混淆黑白,蛊惑人心,钳制万众之口舌者,更郁结于心,不能容忍,不管自己前途如何艰险,定必站出来说几句话。” 她说,这就是她要写这篇文字为胡大师辩诬的动机,“知我罪我,在所不计”。


苏雪林为胡适辩诬(B) - 徽州地理

【 苏雪林在其故乡太平县(今黄山区) 永丰乡岭下村的铜像 】


完成了《引言》,她开始写第一章《胡适的博士学位问题》。她一开头就坦言她对这个问题的看法: “胡适先生一生得了35个博士学位,34个是所谓荣誉博士,都是世界各著名大学赠送的。但他第一个博士,也可说是他这30多个博士的基本,则是民国六年(1917年)在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所得。” 接着,她把唐德刚说胡适在哥大所得博士是假博士的论点和他推论的4个理由一一提拎出来,用她所掌握的资料,逐条剖析批驳、推倒,论证出胡适在哥大所得的博士学位铁证如山,唐德刚这个推测出来的结论,纯属对胡适的污蔑诽谤。

她虽年近九旬,却思维敏捷,文笔犀利,如怒放的箭矢,箭箭中的;文思泉涌,犹如开启了闸门的洪水,汹涌而下,笔走万言。

接下来她写第二篇,第三篇……她日日笔耕,夜夜酣战,她只有一个心愿,用铁的事实揭穿唐德刚的 “阴谋”,肃清唐德刚的 “歪书” 在社会上所造成的恶劣影响,为九泉之下的胡适洗冤雪谤,还他人格的伟大和清白。经3个月的苦战,她完成了拟议中要写的八篇文章,十数万言。

完成了她声讨唐德刚的主体工程,她的 “正义的火气” 仍然很旺,老觉得心里还有话要说。她便在正文之后写一篇结论,阐明她为何要把这篇长文题作《犹大之吻》。


苏雪林为胡适辩诬(B) - 徽州地理

她说,庸德刚自称是 “胡适的再传弟子” 。他在美国的时候,胡适对他特别厚爱,她列举了胡适提携关爱唐的诸多故事和细节后说,这是 “何等的恩深义重,即使居师门5年的罗尔纲也望尘莫及。谁知竟被这个丧尽天良的 ‘胡适最好的后学’ 把他这样败坏!这也可说明胡大师心地太忠厚,遂致变成没有 ‘知人之明’,进而 ‘引狼人室’,深为大师惋惜。但也可说 ‘君子可欺其方’ 吧!” 她接着写道:“从前耶稣将犹大收为门徒,列之十二宗徒内,竟被这个恶徒以一吻为记,把他送上十字架,耶稣能说没有 ‘知人之明’ 吗? 况且像胡大师这样一个人,又岂是唐某所能推得倒的?正如佛经所说:‘恶人害贤者,犹仰天而唾,唾不污天,还污己身;逆风扬尘,尘不污彼,还污己身。贤者不可毁,祸必灭己!’ 唐某目前虽猖狂,将来历史自会给他以应得的评判。”

她最后写道: “我所替犹大可惜者,他卖耶稣,不过得了30块钱;而唐某卖胡大师,把这本杂忆歪书,在反胡风气最盛的大陆翻版,竟卖了百多万本(这才知他拼命毁胡的缘故,原来有心到那边卖个好价钱,见时报副刊,他对记者的自述),比当年犹大所得强百倍。犹大卖了耶稣,良心发现,还痛哭跑出,上吊而死。而唐某这本歪书,以拥护方块字、文言文取悦于此间保守分子,又以唯物史观、经济决定论,献媚于海峡对面的当权者,左右逢源,来去自由,竟成了:翩然一只云间鹤,飞来飞去海两边!好不逍遥自在,犹大哪能及他!”


(未完待续)


本文最初发表于《江淮文史》2006年第6期,
作者石楠系中国作家协会全国委员会委员,安徽省作家协会副主席

《徽州地理》特予转载,并向石楠副主席致谢

 

 

Articles and photos on our website cannot be copied, distributed, displayed, modified, posted on a Web site, or transmitted or used for any public or commercial purpose without prior permission of HuiGeo.net.

Permission to use any portions of these materials in any manner including posting any portions on a Web site must be obtained by contacting HuiGeo.net at 86-186-0559-8815 or 86-189-0559-1923.

Copyright © 2016, huigeo.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