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Version   ||   Type   ||   Login

苏雪林为胡适辩诬(A)

[ Taiping ] - [ 2016-10-24 12:06:04 ]


皖南出现了两位文化名人,一个是绩溪县的胡适之,一个是太平县(今黄山区)的苏雪林。苏雪林曾经说过:“我最尊敬的文化人就是胡适”。苏雪林一直敬慕其师长胡适之,也不容他人对恩师攻击污蔑。看到石楠的这篇《苏雪林为胡适辩诬》的文章之后,《徽州地理》编者雅然更加认定:苏雪林当年之所以反对鲁迅,与鲁迅曾经攻击胡适不无关系。胡适于1962年2月24日猝逝台湾,苏雪林获悉后,眼泪夺眶而出。悲痛万分的苏雪林和着泪水写出《冷雨凄风哭大师》等好几篇悼文、编了一本《眼泪的海》来悼念胡适之。苏对胡的敬重仰慕由此可见一斑。时过二十年,自称胡适及门弟子而名扬海内外的唐某竟著文糟蹋其师。她怒不可遏,立即挥笔写出《犹大之吻》一书来打抱不平,还出资为胡适造了个半身铜像。此时,她已年近九旬,仍有这等强烈的正义感和超常的执行力,不愧是位才女和奇人。

——《徽州地理》编者雅然按语

(一)

1981年,台湾《传记文学》开始连载唐德刚译注的《胡适口述自传》和唐德刚撰写的《胡适杂忆》。在《胡适口述自传》的开篇,写有《写在书前的译后感》和《编译说明》。他在两文中,概要地叙述了《胡适口述自传》这本书诞生的背景和成书经过。那是1950年代初,胡适旅居美国的时候,哥伦比亚大学成立了中国口述历史学部,胡适通过录音,经唐德刚记录、整理、编撰而成《胡适口述自传》,因为当时赶得匆忙,没有来得及仔细推敲勘校,只能算是部未定稿。1972年秋,哥伦比亚大学中国口述历史学部公布了部分中国名人口述自传,胡适的自传也在公布者之列。


苏雪林为胡适辩诬 - 徽州地理

时隔多年,台湾《传记文学》的刘绍唐写信给唐德刚,说《传记文学》已取得了该稿的翻译权,作为原稿的编撰人,希望他承担起该稿的汉译工作,以便《传记文学》分期分章发表。当年他和胡适一起进行这项工作时,原是英汉双语并用的,只因中国口述历史学部不重视中文,就把中文稿摒弃了。他认为就是不看原稿,他也能背出部分来。他没有先译自转,而是遵刘绍唐之嘱,为该书写一篇《导言》或《序文》。他这一写就成了十数万字了,不能放在书前,便自成了一本书,这就是《胡适杂忆》,请了周策纵、夏志清给他写了序。《胡适口述自传》和《胡适杂忆》连载时好评如潮。有人这样写道,唐德刚的“行文如行云流水,明珠走盘,直欲驱使鬼神”,“他应公认是当代别树一帜的散文家。他倒没有走胡适的老路,写一清如水的纯白话。德刚古文根底深厚,加上天性诙谐,写起文章来,口无遮拦……读起来真是妙趣横生”。有人说,他“把胡适写得生龙活虎,但又不是公式般装饰什么英雄超人。他笔下的胡适是一个有血有肉,有智慧,有天才,也有错误和缺点的真实人物……”


(二)

这样生动的好文章,苏雪林却看不下去。在苏雪林心目中,胡适是完人圣人、道德的楷模,一个神化了的至圣先师,是孔子以后的又一代圣人,他的身上不可能有一丝一毫的瑕疵和污点。唐德刚把胡适写成一个有七情六欲、既伟大又卑微的人,一个“很爱护羽毛”的“胆小的君子”,苏雪林认为这是有意糟蹋胡适的伟大人格,是污蔑是攻讦,是蓄谋借他和胡适的同乡关系,来混淆视听,提高自己。这是她不能接受的。


苏雪林为胡适辩诬 - 徽州地理

( 民国二十二年在武汉大学的苏雪林 )

《传记文学》连载的10期,她每期不漏,越读越生气,特别令她不能接受的是,唐德刚在文中说胡适1917年在美国哥伦比亚大学获得的博士是假的,说他并没有得到过这个学位,回国后却以这个头衔骗人。这章刚一刊出,台港哗然,香港报纸以头条新闻刊出,说胡适不但哥大的博士是假的,他一生所得的34个名誉博士,不是用金钱买来的,就是以不正当的手段取得的,说胡适实为一欺世盗名的人,是个人格低下的人。苏雪林读不下去了!唐德刚不仅诬蔑胡适是假博士,诬他“冒认祖宗”,还讲胡适学术一无足取等等,她越读越气,恨得咬牙切齿。她不能坐视别人把她的恩师糟蹋得不成模样,她得为她的老师说话。苏雪林就此事写信给王雪艇和胡适好友沈宗瀚,以及胡的门生们,要求他们挺身而出,捍卫胡适的清名,为胡适辩冤雪谤。她以86岁的高龄专程从台南到台北去找她们,要求他们和她一起,联名到法院以侵害胡适名誉罪起诉唐德刚,用法律的手段捍卫胡适名誉,要唐德刚和《传记文学》立即停止对胡适名誉权的侵犯,并要求对胡适声名的损害作出赔偿。虽然大家心里都倾向她,却没有人甘冒得罪他人的风险,去为一个已故去又过势的人辩诬。


苏雪林为胡适辩诬 - 徽州地理

( 胡适与唐德刚的合影 )

她气极了,“你们怕得罪人,不敢去告他,我一个人去告”。 她从南港中院回到师大问她的朋友:“请哪个律师好?” 她的朋友没有马上回答,而是劝她放弃打官司之想。说打官司不但伤神伤力伤财,还要烦心伤心。 “您已86岁了,又三病两痛的,腿脚也衰退了,眼晴耳朵都不方便,又远在台南,就是请到好律师,有些事还得自己出面,会把您拖死烦死的。您得好好再想想,可别意气用事啊!”

苏雪林想了想,觉得朋友的话有道理,她年事已高,腿脚已不灵活,又听不见,精力也不够,独自一人为胡适的名誉去打官司,的确心有余而力不足。朋友进一步劝道: “为胡先生洗冤雪诬的方法,不只有打官司这一条路,用您一贯的武器呀!” “不能用法律手段来保卫我的老师,看来只能用我的笔来为他辩诬了。我虽然势单力薄,但我绝不放弃,他们不敢写,我写,他们害怕,我不怕!”

早在胡适逝世不久,李敖就拟写一部120万字的《胡适评传》,在评传未出之前,先出版了一册《胡适研究》,算是评传的一个引子。 李敖是台湾青年心中的偶像,苏雪林不顾惹怒青年人的风险,对李敖这本评传,用她犀利老辣的笔锋,大加讨伐。她在这篇《评〈胡适评传〉》的结尾这样写道: “作者发愿来替胡先生作评传,除了‘写他’、‘画他’、‘捧他’、还要‘捶他’,要‘追寻他的真相和假面’…… 一本评传打击胡先生已不少了,还有即将问世的10本书,好话一定多着呢。” 她接着写道:“读完这本胡传,我不由地深深地叹了口气,在这个年头,一个名人,照例要受讥嘲、谩骂、捶打、作贱,照例要做别人攀登圣山的垫脚石。胡适在30年前写了《西游记》99回,写唐僧取经归国途中割肉布施群魔事。我早就看出是他老先生的自赞。现在他倒下了,居然还有人要啃他的骨头。但是我要奉劝这个食客,唐僧肉和骨可以延年益寿,想吃,是人之常情,可是你已经囫囵吞枣地整个吞下了,还嫌香道臭,那就大大地不该了。” “同时,我不由地要责备胡氏那些门生故旧,李敖先生把你们比做耶稣才一被捕便三次否认的彼得,固是谎话,可胡先生逝世已二年有余,你们连一本比较可读的胡适传记还没搞出来,全部遗著的整理,更不知何年何月,现在却让一个轻薄少年在胡先生遗骸上乱蹦乱跳他的优胜舞,高唱他的圣山进行曲,你们对得住胡先生吗?对得住学术界吗?”

10多年前,她就和反胡派较量过,这一次,她准备再次站到风口浪尖。

回到台南后,苏雪林开始做反击的准备。她找出了胡适的日记、年谱和各种文献资料,再次细细研读,她要用事实一一来驳斥唐德刚,还胡适的清白。


(未完待续)


本文最初发表于《江淮文史》2006年第6期,
作者石楠系中国作家协会全国委员会委员,安徽省作家协会副主席

《徽州地理》特予转载,并向石楠副主席致谢

 

 

Articles and photos on our website cannot be copied, distributed, displayed, modified, posted on a Web site, or transmitted or used for any public or commercial purpose without prior permission of HuiGeo.net.

Permission to use any portions of these materials in any manner including posting any portions on a Web site must be obtained by contacting HuiGeo.net at 86-186-0559-8815 or 86-189-0559-1923.

Copyright © 2017, huigeo.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