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Version   ||   类别   ||  登录


雪庄悟公印迹 之二

[ 黄山 ] - [ 2015-02-16 22:43:51 ]

雪庄上人隐居黄山东海期间,在士绅、山僧、山民的帮助下,于皮蓬处建起新屋,外形如船,常浮云雾之中,所以叫“云舫”。雪庄上人手绘如来拈花法相,供养于云舫中楹。“佛前灯一盏,不设钟磬,不理梵呗,时或弹琴击鼓,能令四山皆响。” 雪庄修的教外别传之法,虽是曹洞一脉,但因其艺术禀赋而别开生面。


徽州地理 - 雪庄悟公印迹 之二
( 雪庄悟公手绘之《黄海云舫图》)

雪庄很满意这习禅之所,曾在《题云舫图》中自豪地说:“黄山最奇处,后海老僧家。几座屋如舫,四时花似霞。峰高寻有径,云阔望无涯。晴雨人来访,呼童但煮茶。”

雪庄自幼就喜爱山、喜居山,当时苦于家乡无山,出师后寻寻觅觅,终于来到黄山,得偿夙愿。所以一上山就不愿意离开了。

后来因其禅名画名远播,1693年春、夏、秋,康熙派新安太守丁廷楗三次上黄山,请悟公进京,丁太守两次被拒之后,第三次是“强起之,至石城,又病辞。初冬复诏北行”,雪庄见了康熙即奏请还山,未允则整日嗜睡,不与人交一言。康熙见他去心已决,也就不再勉强,次年夏准其还山修禅。雪庄在南回的途中,顺路到故乡淮安拜祭父母之墓及祖坟后,于是年秋回到了黄山。此后再也没下过山,直至圆寂。清人汪天与《题雪庄和尚小照》诗云:“雪庄开士居云舫,三十余年不下山。”


徽州地理 - 雪庄悟公印迹 之二
( 霜欺雪压,劲节不改,绿色常在。竹乃岁寒之君子也。图片:汤寅秋 )

而据后来的考证,雪庄在黄山连头带尾共住了32年,即从1689——1721年,是住在黄山最久的著名画家。雪庄幼时曾梦见自己住山的情景,看来,雪庄悟公与黄山绝非一世之缘。

他在《题老人峰》的诗中写道: “老人千万岁,生平爱住山,秋冬寒不畏,凝雪更增颜。” 这后三句似乎也是他自己的写照。


徽州地理 - 雪庄悟公印迹 之二
( 雪中禅坐图。慧清居士着海青雪中打坐,虽以此礼敬雪庄上人,但不免有唐突僧宝之虑。图片:孙锋 )

雪庄隐居黄山,固然是因为喜爱黄山,也是因为要远离满清的异族统治,这是江浙士人的民族节气使然,也是秉承其师的节义教诲。他在1689年初来黄山时写过诗:“昔栖采石嫌山小,山深不被世情扰,因住黄海山最深,千峰万峰削云表”。表明其避世的目的。


徽州地理 - 雪庄悟公印迹 之二
( 雪庄上人习禅之所 —— 黄山东海之雪景。图片:范翔宇 )

1694年雪庄从北京以“一瓢一笠还云舫”,又在给友人的诗中说: “野人爱穷谷,一瓢皈嶙峋。真心等木石,枯坐无冬春。起立头触书,经行云满身。自分岩畔老,永作轩皇民。” 轩皇是汉民族祖先,此句显示出雪庄坚请还山的原因,还在于他不愿意屈从于异族的统治。


徽州地理 - 雪庄悟公印迹 之二
( 六祖慧能大师开始以《金刚经》为上根利智者印证。中下根器修净土则较为契机稳妥。图片:陈忠平 )

许多人都会以进京面见帝王为终身荣耀,而对雪庄上人来说,这次北京之行,却是引以为憾的,毕竟此行有违其本意,干扰了其作为前朝遗民的心境和生活。

事实上,一个真正以人天师表自期的出家人,是不愿意面见封建帝王的,因为其内心实在不愿意跪拜君王,一者有违经典戒律,二者不愿受拜者徒增罪业。中国早期的僧人是信奉“沙门不拜王者”的,东晋慧远大师为此曾著有《沙门不敬王者论》,直到唐开元之后,因政令的强制,也因佛法弘化的需要,出家僧侣才向君王低下了高贵的头颅。套句时髦的话,那些有修行的僧人事实上都是“精神贵族”,即使“身常披缕褐”,但却“心藏无价珍”。如今时文有论“精神贵族”,列举出屈原、陶渊明、曾国藩为中国贵族精神之代表,其实不够全面,因其至少缺失了一个较大的精神贵族群体,即与王权保持距离的出家僧众,及为帝王师的高僧大德。

图:汤寅秋、孙锋、范翔宇、陈仲平;

文:张晓晖;编辑:张晓晖、刘敏、陈仲平。

【未完待续】

敬请关注《徽州地理》微信号:huigeo_net

徽州地理 - 微信号 - huigeo_net


备注:本网(www.huigeo.net - 徽州地理)之文章、图片均为原创,本网及作者为其版权所有者,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操纵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否则追究非法转载者的法律责任!

Copyright © 2016, 徽州地理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