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Version   ||   类别   ||  登录


惊蛰 芦溪水暖

[ 祁门 ] - [ 2017-02-04 20:02:55 ]


惊蛰 芦溪水暖 - 徽州地理

2017年3月5日,阴历二月初八,进入中国二十四个节气的第三个时段:惊蛰。蛰本意指冬眠的动物,顾名思义,惊蛰之时,大自然最终唤醒了被特别宠爱的【冬眠子民】,让他们欢聚到春的时空里。惊蛰,结束了生灵在旧年景中的最后梦乡,开启了万物在新四季里的最新梦想。


惊蛰 芦溪水暖 - 徽州地理

惊蛰时空,蓦然回首,犹忆芦溪渡口。截然不同中国东北、西北此时依然严寒的萧瑟景象,芦溪已满眼春色,生机盎然。“春雷响,万物长”,惊蛰时节遇“九九”艳阳,芦溪水暖。


惊蛰 芦溪水暖 - 徽州地理

芦溪,祁门城最南端的古渡口,阊江上源支流的汇合处。立春时节,芦溪既已百鸟欢鸣,梅花绽放;进入雨水节气后,黄花遍野,桃花飘香;诗云:“一声霹雳醒蛇虫,几阵潇潇染紫红。九九江南风送暖,融融翠野启春耕。” 惊蛰,芦溪古渡与整个徽州大地一同,进入了春暖农忙的时光。


惊蛰 芦溪水暖 - 徽州地理

芦本应是大江大湖边生长的植物,可见当年芦溪古码头周边水系的浩瀚,渡口的繁华与热闹。民国以往,阊江是祁门县与外界联系的生命线。输出木材、茶叶、瓷土等山货土产,输进粮食、百货等日用物品。明清两代,水运兴盛时,祁门至景德镇河道,船只近万,码头愈百。春夏汛期,船轲如梭,白帆点点;秋冬水枯,竹筏载运,不曾留闲。


惊蛰 芦溪水暖 - 徽州地理

芦溪境内主要古渡口有店埠滩、芦溪、范村、大北港口、倒湖等,至今古迹尤辩。民国以往,祁门有多少瓷土与祁红是从这里辗转出徽,汇入长江,漂洋过海?又有多少江湖气派与百姓周折是在这里此起彼伏,琵琶当歌?新中国后,芦溪静寂了,但花序如昨,应时迭告;梅花接桃花,桃花伴李花,河谷处处开黄花。因为是阊江、大北河、罗村河、查湾河等主要河流的交汇处,芦溪山远水阔,草木繁盛,画卷独开,古风奇美。


惊蛰 芦溪水暖 - 徽州地理

倒湖折射着芦溪当年江水的气势,目前是芦溪最为瑰丽的水道。全程10公里,水色漂碧,清澈见底;可乘筏,可游泳,可放龙舟;岸畔古道相继,15公里入奇峰,祁门独绝。倒湖中间“十八湾”是阊江上源最为奇妙的水域,仿若长江三峡的唐诗意境,两岸猿声相对,孤帆一片日边。置身其间,宛在银河,悬浮世外。


惊蛰 芦溪水暖 - 徽州地理

这种悬浮世外的心境,让芦溪人一讲起故事,便会从千年以前说起。芦溪向称“唐宋故里”,百姓渔樵耕读,民风淳和,名人辈出。芦溪人讲孝道,最喜欢说宋咸平年间的进士汪仁谅。芦溪有一座女祠,名衍正堂,是汪仁谅先生为敬孝母亲而立。衍正堂世代受尊,明代重建,清代重修,虽经文化大革命打砸,现仍立于村前,弘扬母爱,感铭母恩。


惊蛰 芦溪水暖 - 徽州地理

芦溪除宋朝始建的衍正堂外,还有一座清代的聚庆堂。为村中郑氏宗祠,门额“柱国名家”匾,又苍然世家门阀。芦溪祠堂在宗法社会里作用很多:如凝聚人心,祭祀祖宗,议事,婚丧礼仪,执行家法,娱乐等。祠堂类别讲究,有宗祠、支词、家祠、专祠、总祠或称统祠、以及女祠、合祠。每年佳节,祠堂是芦溪最热闹的地方,【傩舞】呼之而出。


惊蛰 芦溪水暖 - 徽州地理

春节刚过。芦溪村在节日表演的【傩舞】,依然让人记忆犹新。在芦溪村,远古时期传下的傩舞,至今沿村行傩,形式活跃。每年正月初二,请神仪式过后,便是奇特的傩舞表演,【先锋开路】、【土地杀将军】、【刘海戏金蟾】等等曲目,令人目眩。


惊蛰 芦溪水暖 - 徽州地理

芦村人【跳傩舞】有讲究,初三至初六,在本村许平安愿的人家里跳,各家以木盘装满米来酬谢酬【傩神】,隐寄来年丰收愿望;表演结束,舞者将米倒入布袋带走,隐喻带走吉祥。演出节目没有唱腔对白,仅用锣鼓伴奏,人们相信以这样的祖传仪式,能够辟邪消灾,得风调雨顺。傩舞耐人寻味,但目前傩舞的继承后继乏人。过去,【跳傩】仿若宗教。封闭的大山,恶劣的自然环境,贫困的生活,有限的世界认知,让【傩舞】成为人与神灵沟通,祈求吉祥的重要巫术。而今,知识的普及,科学的传播,教育的城市化,以及家庭的发展,利益的需要,乡村【傩舞】的特殊地位降低,成为一种娱乐,面临尴尬。


惊蛰 芦溪水暖 - 徽州地理

为了给孩子争取更好的教育机会,【傩舞】的舞者选择了远方的城市。为了生计,他们在城市里暂时没有诗歌,暂时无暇舞蹈;但舞者在远方的城市里留存着乡村温暖的福报。因为有自给自足的传统与便捷的物流,从乡下寄到城市的米是少农残的,寄到城市的果实是少农药的;还有,蔬菜是有虫眼的,植物油是亲人监制的,瓜果是亲人培育的,而亲人的所在,阊江河畔,芦溪水清而暖。


惊蛰 芦溪水暖 - 徽州地理

入惊蛰,春耕开始,农人田头,游人乡间,或遥相呼唤,或低眉传言,不禁让人喟叹时空的奇特。城市似乎已经进入工业文明?信息文明?现代生活?而几步之遥的乡村,我们的农人依然蓑衣斗笠,拉犁推耙,依旧是千年沿袭的农耕方式,浑身湿透,泥水满身。唐诗云:“微雨众卉新,一雷惊蛰始。田家几日闲,耕种从此起。” 这种对农耕的坚持,现在看来,弥足珍贵。正是这种坚持,换来亲人在远方的食品安全,功在当下。惊蛰了悟,实在是一种惊醒。


惊蛰 芦溪水暖 - 徽州地理

农谚说:"过了惊蛰节,春耕不能歇"。来,今日例外,春光正好,当歇则歇。不妨江畔围坐, 芦溪水好,正韵【安茶】。安茶,是祁门传统名茶,介于红茶和绿茶之间的半发酵紧压茶,另名软枝茶。明永乐《祁阊志》记载,独出祁门芦溪。因为芦溪江河汇流,云雾缭绕;三山环抱,竹木葱茂;茶园多为沙洲,土质肥沃;生态环境得天独厚。安茶汤色澄明,清爽醇厚,味中有甜,不仅是饮用佳品,而且具有很高的药用价值,岭南中医诊方常用此茶作引,被两广和东南亚诸国誉为“圣茶”,治病的“仙丹”,如此,惊蛰时节,在惊醒时分,芦溪侧畔,一杯安茶


惊蛰 芦溪水暖 - 徽州地理


本期图文:陈忠平
本期编审:吴伟 阿秋 小秋 晓景 路徽 晓晖
本期顾问:张脉贤先生

敬请关注《徽州地理》微信号:huigeo_net

徽州地理 - 微信号 - huigeo_net


备注:本网(www.huigeo.net - 徽州地理)之文章、图片均为原创,本网及作者为其版权所有者,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操纵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否则追究非法转载者的法律责任!

Copyright © 2017, 徽州地理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