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Version   ||   类别   ||  登录

梦中的“一居”

[ 徽州桃源黟县 ]

隐约是高大的门楼,八字朝东。门前即是田园,长满桑树、枣树、枇杷树、桃树;稻田就围绕着屋宇,青石板路上禹禹行走着牛车。门楼虽然是体面的,我在屋内的一切却是简朴的。建筑的大多是就地取材,但院落里时常有温暖的光,照在湿漉漉而光滑的鹅卵石路面上,照在似乎我经常坐过的圆石桌上,让人久久沉浸。


徽州地理 - 徽州桃源黟县 - 梦中的一居

不忍心这样的院落没有音乐,于是蟋蟀成为这里的领唱。我不知道这里为何总是湿漉漉的景象。青草也沐浴在暖暖的光里,他们看不见屋内的故事,却分明尽情的生长,分享着这里的宁静与百虫的歌唱。


徽州地理 - 徽州桃源黟县 - 梦中的一居

“一居”的门楼十分庄严而精致。仿佛看见新宇初成时家人的欢悦。这里应当是徽派民居,曾经引领中国商业三百年。徽州人衣锦还乡的体面是激励族人的,然而其中的甘苦,只有徽州人自己知道。徽商到民国,还有一些余运残福,但是进入户籍制度的制约时代,徽商阶层突然颓然倒下。外面看到的大门已经杂树丛生,门板只是勉力维持着虚无的空间。


徽州地理 - 徽州桃源黟县 - 梦中的一居

八字大门已经封闭很久了。门板的背面已经霉烂成为蓝色的斑痕,黄花成为大门口最灿烂的隐士。人走楼空,当年主人不在意的缝隙花草,如今成为房屋最忠实的见证。以自然的方式装点着荒诞岁月的繁华。让颓败的居所享受着盛大的庆典。这里的春天是永恒的。


徽州地理 - 徽州桃源黟县 - 梦中的一居

屋宇墙壁的粉刷已经剥落。露出不同时代的补修。似乎初始是砖墙,十分考究;逐渐鹅卵石堆砌,拌上石灰,有点仓促;最新的粉砌,能够辨出水泥,虽然是最新的建筑材料,然而如何让人去比对昔日的韵致。


徽州地理 - 徽州桃源黟县 - 梦中的一居

最喜欢的月季,不合时宜的开在旧居的隔壁。是盼望?是等候?还是预示着旧居新的缘?假如是一种启示,假如现在不是一个梦,门楣上“一居”的隐现,似乎昭示着一个新的契约。


徽州地理 - 徽州桃源黟县 - 梦中的一居

“一居”的南面是青色的田园。再远处是灰白的老屋。老屋四周,徽派风格的马头墙依然巍峨;正在建造的新楼拔地而起,隐约的斗形侧面,洋溢着徽舍新的喜悦。青蛙声逐渐从四围应和涌来,时断时续,实淡时浓,如同潮汐。我依然沉浸在梦里。假如端坐在“一居”的楼阁上,假如开窗远望,假如更远处的山岚还有更多的徽州故事,假如这些故事都在等候我去一一邂逅,我,不想醒来。

关键字: [ 一居,梦中的一居 ]



敬请关注《徽州地理》微信号:huigeo_net

徽州地理 - 微信号 - huigeo_net

 

本网站所发表文章不代表本网站观点


Copyright © 2017, 徽州地理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