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Version   ||   类别   ||  登录

唐皋的两个奇妙梦境

[ 徽州岩寺 ]

俗语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唐皋,没及第时,志在状元,常作些状元美梦,也是理所当然的事,但唐皋作的两个梦却分外神奇。

第一个梦,在唐皋三十多岁时,经常地出现:“常梦与郑佐同榜。(《尧山堂外记》)” 而这时在梦中常常出现,与他同时中榜的郑佐方才呱呱坠地,来到人世。后来郑佐长大成人,参加科考,果然考中,而且恰恰这年唐皋中了状元,真的与郑佐同时上榜。如此美梦成真,真的神奇!“后佐年十九,与皋两榜皆同捷。(引文同上)” 如此看来,唐皋真要感谢郑佐,因为郑佐考中时只有十九岁,唐皋只是等了十九年,如果郑二十九或三十九才考中,那就把唐状元坑苦了!

唐皋的两个奇妙梦境 - 徽州地理
唐皋状元及第图

第二个梦,也是反复出现,时间应该是在中状元的前夕。“皋未第时,每梦面前列瓜锤一对,未尝以语人。(《皇明历科状元录》)” 这个瓜锤的梦,唐皋一直深埋心底。据记载,在唐皋庭试过后,放榜之前,有消息灵通人士来通知唐皋中了探花,一般人该是欢天喜地了,但唐皋淡定回了一句“不止此也”。不久再有消息人士来报:“据可靠消息,你唐老兄中的是榜眼!” 而唐兄依然淡定如故,回的还是那句话:“不止此也。” 最后等来官方带着圣旨的通报,唐皋果真高中状元。有人就很奇怪,问他,你怎么那么肯定,那么自信中的是状元呢?他这才“乃以梦告。盖传胪后黄盖、瓜锤送归第者,状元也,故皋自信如此。(引文同上)” 原来,他多次梦见“面前列瓜锤一对”,这正是他中状元后游街归第的仪仗。梦境宛然,不信都难!

而据《殊域周咨录》载,唐皋当时不但梦到了瓜锤,同时还“每梦衣麒袍”。后来朝廷派唐皋出使朝鲜,果然应验,唐皋穿上了一品麟袍。所谓“出使外国赐服一品,其麟袍之验如此云。”

唐皋的两个奇妙梦境 - 徽州地理
唐皋状元及第图

所以说唐皋的这两个梦,非同寻常,非普通梦境可比,不但是美梦,且是预见未来的梦。这样的梦非常人能有,也非常人能解,即使周公再世也难解,即使求教弗洛伊德,荣格,前者回答无非是“满足自己的潜意识或显意识中的欲望”,后者或者说“因为反复强化自我暗示,进而成就了自我预言,结果梦境成真了。”

这样的回答或许能勉强解释第二个梦,但无法解释第一个梦。若要同时解释两个梦,或许只能以释道两家的理论才解释得通:唐皋虽是儒士,也是位修行人,先信道而后入佛。 1519年,唐皋在《紫阳书院记》中说道教是“异端者流,去而他托。” 两年后,他在出使朝鲜期间的诗词中出现了大量的佛学术语,且在朝鲜常常遇寺拜佛。说明唐皋曾托身于道教,对道教失望后,转而托身于佛教。这样的人肯定精通道学和佛学。他那种从不言败,从不放弃的认真劲,修行出点神通,也不奇怪。或自有点神通,或感神佛点拨,以梦境而预知未来,是完全可能的。


本期指导:许晓骏 陈忠平 格格
本期文字:张晓晖
本期编辑:秋 晓谨 小秋 陈仲平 刘敏 张晓晖

关键字: [ 唐皋,梦境 ]



敬请关注《徽州地理》微信号:huigeo_net

徽州地理 - 微信号 - huigeo_net

 

本网站所发表文章不代表本网站观点


Copyright © 2016, 徽州地理  All rights reserved.